fbpx

Activity

  • Thurston Terkildsen posted an update 1 month ago

    "啊,原來如此,"我做出一副心領神會的樣子來:"可是整個紫玉釵街上,最出名的那個鴻福賭場麼?"

    "對對對,"那黃楊道長忙道:"正是那一處!你們不知道,師叔正因着在西川有些個虛名,束手束腳,總也沒法子撇下了面子去玩耍,是以每年來太清宮,才放開手腳,痛痛快快的去一次,這一次,是耽擱的久了一些,你們若真想着盡地主之誼,改日一道往那鴻福賭場去,怎麼樣?"

    "甚好,"我忙道:"不滿師叔說,大師哥要是論起了賭骰子,那可是一把好手,這一次,咱們一道去盡興!"

    陸星河一聽,俊臉早紅了:"花穗,上一次,也不過是不得已而爲之的,你怎地又拿出來說話,給師傅知道了的話……"

    "哎呀,難得,都是同道中人!"黃楊道長早喜的眉開眼笑:"咱們三個人不說,誰會知道?有道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我忙說道:"大師哥,你可莫要掃興,隨着師叔的意思來吧。"

    那一次,我娘在鴻福賭場欠下了鉅債,阿虎不便是鴻福賭場的打手麼!原來黃楊道長,也是那個鴻福賭場的常客,這樣看來,鴻福賭場,不會沒有什麼貓膩。

    (本章完) "哎呀,擇日不如撞日,運氣這種東西,哪裏說的好,咱們今日便去吧!"那黃楊道長一聽這話,顯然便是一種坐不住的模樣,直把我們往外面推:"走走走,今日,去那鴻福賭場大殺四方!"

    賭這一門,俗稱攛掇鬼,輸到底,一般還是旁人邀請自己,運氣纔會更好,看來黃楊道長果然對賭是一門熱心。

    我忙拉着陸星河道:"大師哥,咱們走!"

    出了太清宮,我們因着不好驚動了旁人,那馬車也不曾叫,只走到了那紫玉釵街上,今日裏陽光很好,黃楊道長盯着那鴻福賭場方向的眼睛直放光:"慣常喜愛京城風光,就算是玄陰地,也喜歡在上面走。"

    "確實是玄陰地,"我順口指着胭脂河道:"夏日的時候,胭脂河左近那個羅侍郎,他們家海出了事,還是我家大師哥幫着解決的,那些個達官貴人先前可能不大相信風水,那一片陰氣盛,建宅子可不大好。"

    "羅侍郎?"那黃楊道長的眉毛不大自然的挑了一下。"

    "正是。"陸星河接着說道:"家裏底下原來有一個古墓,內裏有一個白毛殭屍,弄的家宅不寧,後來,是星河過去,將那白毛殭屍除去了,師叔,您瞧着,那一片,像不像是養屍地?"

    陸星河現如今裝起糊塗來,也是有模有樣的,加上慣常那一板一眼的模樣,更實際叫人不由得不信。

    我心下里暗暗發笑,直盼着他說謊,以後可不要青出於藍而勝藍,改日裏,將我也能騙過去。

    "這個,呵呵呵。"那黃楊道長乾巴巴的笑了起來:"也是,你們也看出來了?陰氣積蓄其中,日照又不足,水更爲陰,這一下子,散不出,只能越來越多,是不大好。"

    "師叔說的很是,叫花穗受益不淺,"我擺出一副受教的樣子來:"不知道,師叔可往那一片地方去過麼?"我指着羅侍郎他們家的那個宅子。

    "啊,這個麼?"黃楊道長猶豫了一下,忽然指着前面道:"對了,咱們去喝一個得勝湯,再去大殺四方!"

    賭徒們信一個"遇水則發",賭之前,也總要喝點什麼,沾一沾水。

    黃楊道長,顯然是要岔開話題的,我和陸星河自然心照不宣,且隨着去了。

    因爲我們一行是五人,並且這裏的房間都是每一間三張牀,所以我們只要了兩間房。 好像,跟那一個真相,越來越接近了。

    "這一家子,賣的茶水最是好喝的,"雖然初秋的時候,並不算熱,可是黃楊道長還是擦一擦額上的汗,且笑道:"吉順軒,你們也時不時來吧?"

    陸星河搖搖頭,我便也搖搖頭。

    其實,小時候,可是時時要往這個吉順軒裏面來蹭着聽小諸葛說書的。

    這個地方,可承載了不少小時候的念想,終於,現如今我也能以一個茶客的身份來這裏了。

    還挺懷念的哪。

    進到了這個茶館之內,一如往昔,經過跑堂的茶博士常年擦拭的紅木桌椅油亮油亮的,裏面高朋滿座,小諸葛還是跟以前一樣坐在臺子上,執着響板,口沫橫飛。

    只是,小諸葛的兩鬢,也平添了些許斑白。

    一霎時,似乎,時光回溯,我又回到了那個小時候。

    黃楊道長輕車熟路的坐在了一個桌子旁邊,揚聲道:"二毛子,來一壺上好的毛尖!"

    "得咧!"一個十分年輕的跑堂脆快的答了一句,不多時,便捧了托盤來,放下了精巧的青釉小茶壺並三個一套的茶杯擱下了,還贈給了一盤子茶點。

    陸星河給了茶資和賞錢,那跑堂喜的連聲道謝:"還是道爺出手大方!"

    黃楊道長喝了一口,接着說道:"要來賭,先喝毛尖兒,方能冒尖兒!"說着,將方纔自那正殿之內的小玩意兒拿出來細細的摩挲着,我這纔看見,是一個十分精緻的玉雕件兒。

    栩栩如生,刻畫出來的,是一匹馬上趴着一個大蒼蠅,我一下子笑了:"這個擺件兒真真不錯,馬上蠅?(馬上贏)"

    "你倒是有眼光。"黃楊道長一見話題給岔開了,忙道:"難不成,花穗你小小年紀,也是各中裏手?"

    "不敢當,不過是略知皮毛,叫師叔見笑了。"

    這些個聲稱能帶來好運氣的東西,娘那裏多的很。

    "哈哈哈, 方纔聽說,星河是擲骰子的好手?"黃楊道長接着說道:"可真真叫師叔刮目相看哪!只當你是一個少年老成的古板,不成想,有點子本事麼!一會子,師叔教給你些個訣竅,保管大殺四方!"

    看來"大殺四方",是這個黃楊道長的口頭禪了。

    不過陸星河道那個手氣,只希望莫要嚇着了那黃楊道長才好。

    陸星河聽了黃楊道長那話,耳朵也早紅了:"多謝師叔,其實,星河並不是常來。"

    "這樣纔是,小賭傷身,大賭怡情麼!"黃楊道長搓着那"馬上贏",滿臉的迫不及待。

    就是因着太迫不及待,所以話也好像說反了。

    "也差不多了,"喝了幾盞茶,那黃楊道長到:"咱們搓搓手,運氣來了,去殺!"

    賭徒們的講究說很多的,搓手,說要爲着來手氣,我喝陸星河忙也跟着照樣搓了搓,正這個時候,卻聽見了一個很清亮好聽的聲音:"哎呀,今日真巧,又遇上了。"

    我擡起頭來,正對上那一雙彎彎的眼睛,正是梅樹。

    他今日還是乾乾淨淨的一件家常長衫,可是那本來普普通通的長衫,穿在了他身上,卻顯得氣度非凡,自有一番華麗的感覺,好比但凡是盛在金碗裏面,便是平凡的米飯,一時間,也顯得矜貴了起來。

    "梅公子?"我忙起身道:"不想今日還有見面的緣分。"

    那梅樹倒是一個自來熟,且拖了一張條凳坐了下來,笑道:"怎麼樣,紫玉釵街便是這樣小,但凡是認識了,哪裏都能見得到。哎呀,您這大師哥也在?"

    陸星河拱了拱手,道:"昨日相見,來不及言謝。"

    梅樹笑着還了禮,看了一眼那黃楊道長,心下里自然明鏡似的,半字關於昨日的也不提,只對那黃楊道長也行禮道:"方纔聽說這位道長,要去大殺四方?"

    "不錯,"那黃楊道長意氣風發的說道:"正是往那鴻福賭場裏面去。"

    "哎呀,果然好魄力,"梅樹忙道:"梅樹今日正也要去,不如結伴同行?"

    "自然甚好!"黃楊道長忙道:"多一個人自然更熱鬧,不知道小哥擅長的是?"

    梅樹伸出了修長白淨的食指和拇指以一種十分瀟灑的姿勢搓了搓,笑道:"擲骰子。"

    這個梅樹,想來是哪龍神使者的弟弟,靈力一定不容小覷,若是他跟陸星河對決一局,也不知道是一個何種驚天地泣鬼神的戰局。

    我餓有點迫不及待了。

    一行人進了鴻福賭場。

    鴻福賭場之內人聲鼎沸,跟這裏一比,本也十分熱鬧的吉順軒,簡直跟睡房一般。

    這裏瀰漫着一種賭場特有的浮躁,我不喜歡這個浮躁。

    這裏才真能稱得上一個魚龍混雜。你能想到的任何類型的人,這裏都有。

    陽光自西窗上投過來,光線裏漂浮着跳着舞似的塵土,一個每個賭場都有的赤膊大漢正在那光線下面賣力的晃動着骰子盅,結實的肌肉線條上面都是亮晶晶的汗珠。

    賭徒們都用一種十分乾渴似的眼神盯着那個上下反飛的骰子盅。

    "開!"

    有人歡喜有人愁。

    不是一對一的對搖,乃是莊家來擲,押大小,不知道這個樣子,陸星河那個運道還能不能順出來。

    "五兩!"黃楊道長啪的丟下了一塊碎銀子:"小!"

    梅樹漂亮的嘴角彎了起來,低聲道:"若是我,押大。"

    我點點頭,掏出了銀子來,望着陸星河:"大師哥,你說呢?"

    "既是隨着師叔來的,自然跟師叔一樣了。"說着,陸星河含笑在小的一方,擱了十兩銀子。

    "嘖嘖,"梅樹似笑非笑的說道:"你家大師哥,真真是一個有錢人呢!"

    "見笑了。"我則將自己的銀子擱

    在了"大"那裏。

    "開!"

    陸星河和那黃楊道長輸了。

    梅樹在我耳邊說道:"今日裏,你只管跟你大師哥對着幹,保準贏錢。"

    不知道陸星河道運道,今日是一個什麼講究。

    可是梅樹自己,只是乾乾的"吹脖頸子",並不見押上了什麼去。

    不多時,我贏了不少,陸星河和黃楊道長輸了不少。

    黃楊道長的腦門開始出汗了,但是一個賭徒的傲氣,讓他沒法子低下了身段來轉頭跟隨着我去,這個在賭徒來說,換做"一邊倒,"遇上這種逢賭必輸的情形,回家是最好的選擇。

    我饒有興趣的望着梅樹:"梅公子不玩兒?"

    "我怕我姐撕我耳朵。"梅樹眯着彎彎的眼睛,道:"我膽子小。"

    "家教還真嚴格。"

    "佘一把!"忽然黃楊道長舉起了手來:"你們這,可以佘吧?"

    "歡迎,歡迎!"賒賬,宛如欠高利貸,賭場自然是樂不得的。

    "師叔,您可以自我這裏取!"我指着自己面前堆着的銀錢,其中不少,是自陸星河和黃楊道長自口袋裏掏出來的。

    "那不行,"黃楊道長一股子也不知哪裏來的犟勁兒,梗着脖子道:’就要靠這裏翻盤!佘一百兩!"

    有的時候,我是無法理解娘在賭桌上時怎麼想的,現如今,更看不明白,黃楊道長在這樣一片逆境之下是怎麼想的。

    陸星河皺了眉頭:"師叔,一百兩是不是有點……"

    "怕什麼!"那黃楊道長輸急了眼,不假思索的說道:"前幾個月,師叔一千兩也敢佘!"

    陸星河聽了,立時對我眨了眨眼睛。

    那梅樹,則全然是看熱鬧不怕火大的模樣,一雙彎眼睛,看上去老是似笑非笑的,輕聲道:"怎麼樣,可也算得上是幫上忙了?"

    我的心揪了一下子,幾個月前,可不正跟我和真正的花穗更魂的時日對上了!果然,黃楊道長是偷偷的來過這個地方,那個往羅侍郎家裏的,八成正是黃楊道長。

    他爲何,要出了一個冥婚的主意呢?跟我娘,跟我的賣身契,究竟是一個什麼聯繫?

    都發生在鴻福賭場吧?

    "這位道長欠下一百兩!"晃骰子的大漢忙揚聲道:"接着賣力氣!"

    "哎!"那些個打手立時異口同聲的答應了下來。

    怎麼着,是打算還不上就動手?我心裏暗自發笑。

    "哼。"那黃楊道長豪氣萬丈的說道:"咱素來不會欠帳,大,只管開你的!"

    賭來賭去,失去了理智,翻盤的心思,比什麼都重。

    同樣是欠下了鴻福賭場的賭債,那中間將事情牽頭的,肯定也跟鴻福賭場脫不開關係了,只,等着黃楊道長輸。

    "好咧!"烏黑的骰子盅再一次上下翻飛了起來,鏗然落地,大手一掀,三個赤紅的點。

    "三點小!"

    黃楊道長的臉色 難看了起來,口中喃喃:’不對,不對啊,這,這怎麼可能呢……"

    "哎呀,一百兩,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梅樹趁機說道:"黃楊道長,怎地還?"

    我跟陸星河擠擠眼,陸星河心領神會的說道:"師叔,照着星河看,實在不行,咱們回太清宮取了銀子來吧!一百兩,不是能隨身帶着的數量。"

    "那怎麼行!"黃楊道長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爲着這樣的事情管太清宮要錢,教師叔的面子往哪裏擱!"

    上一次還不起了那一千兩,可不是也不肯拉下臉求太清宮麼?故事重演,看看這一場事情,究竟是鴻福賭場的哪一個引起來的。

    果然,黃楊道長繼續欠債,一筆輸似一筆。

    "兄弟們接着賣力氣!"

    "哎!"

    黃楊道長額頭上的汗水,越來越多了。

    "師叔……"

    黃楊道長清了清嗓子,道:"你們這裏管事的,是哪一個?"

    "

    (本章完) 我擠出了那個大堂,繞到了後面的圍牆,尋了一個人少的角落,且跳起來一手撐在了那圍牆上,一翻身,利落的上了牆頭,蹲在了牆頭瓦當後面去往內院裏一看,果然,正看見了那黃楊道長隨着一個大漢往那內宅裏面走。

    那內宅裏面看樣子十分陰森,高高的圍牆下面投過去了深深的影子。

    當時,娘還不起債,到了這裏來的時候,是一個什麼滋味?會害怕吧?會驚慌吧?瞧見我那個賣身契的時候,心內是如何的後悔?

    往昔的事情,還是莫要再繼續追憶下去了。

    黃楊道長有點懊惱,進了一個小屋子。

    我自牆上滑下來,偷偷的跟了過去。

    那賭場後院倒是十分清淨,我瞧好了那黃楊道長進去了,隨在了後面,但見那大漢和黃楊道長一路到了一個小小的廳堂裏面,推開了油潤潤的花開富貴紅木雕門又關上了,我忙蹲在了那門口下面,將耳朵貼在了那木門的縫隙上。

    "道長,數月不見,精神還是這麼好。"一個聽上去還很年輕的男子聲音道。

    這個聲音,聽上去就涼涼的,但是出乎意料,居然很好聽。

    黃楊道長的聲音很有些個忸怩:"託福,託福,其實,見不到纔是好事。"

    "那倒不假。"那個聲音答道:"見了本公子,只怕還是須得遇上了難處,走投無路。"

    "誰說不是呢!"黃楊道長的聲音十分喪氣,悶聲道:"上一次,我欠下的那錢,你們說,做成一碼事,就能償還,這一次,可也還是那個規矩?"

    "不錯,沒有錢,與錢同等價值的東西,自然也能還債,"那個聲音充滿了興趣:"這一次,道長能有什麼拿出來的?"

    果然,是那個往羅侍郎家牽頭的人。

    小小的鴻福賭場,想不到倒是臥虎藏龍的。

    "跟上次一樣,"黃楊道長道:"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黃楊道長過謙了,您除了命

    ,還有一身過人的本領啊。"那個好聽的聲音道:"上一次,羅侍郎的事情,不是解決的挺好麼!"

    "只求,這一次,也是一碼子便宜事。"那黃楊道長嘆口氣,道:"等冷靜下來,咱也時時想不明白,那樣簡單的事情,便能抵了一千兩的債麼?"

    "那件事情,對人來說意義不同,價值自然也不同。"那個聲音含着笑意:"羅侍郎家的凶宅,若不是您出馬,誰能解決?那個地方是玄陰地最好的養屍地,除了那裏,旁的地方,可不見得能出產有內丹的白毛殭屍。"

    "那倒是不假,"黃楊道長有些個自鳴得意的說道:"白毛殭屍傷人,可不好交代,辰命的女屍,最能鎮墳,不殺那個白毛殭屍的話,唯獨只有辰命的女屍殉葬陰婚最合適。"

    "黃楊道長法力果過人,誰不知道?"那個好聽的男聲沉沉的笑了:"是以,這一次的差事,對您來說,也不算太難。"

    "願聞其詳。"黃楊道長的聲音才帶了點自信。

    "太清宮裏,這一陣子,聽說出了不少動盪。"那個聲音道:"好比說,那個巨蛟,那個關於掌門人私生子的傳聞……"

    "怎的,你們想對太清宮打主意?"那黃楊道長的聲音立時硬了起來:"恕難從命,這一筆銀錢,黃楊自己想法子,告辭了!"

    "黃楊道長,您怎生這樣着急?"那個男聲道:"本公子,還不曾說完。"

    "在下跟太清宮本來也是同門,同氣連枝的關係,有損太清宮的,在下絕對不會做。"黃楊道長道:"這一點,還望你能明白。"

    "明白,本公子自然明白,不過,請黃楊道長做的事情,可並不是什麼壞事。"那個男聲道:"說不準,還是好事呢!你聽本公子說,只要你能……"

Join Our Fast Growing Community

And discover happiness amongst people and places.
Membership is completely FREE!

Contact Us

support@swalky.com

Tel: 07472 225536

Swalky, Kemp House, 152 - 160 City Road, London EC1V 2NX

Swalky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continuing to use the site, you agree to the use of cookies. more information

The cookie settings on this website are set to "allow cookies" to give you the best browsing experience possible.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without changing your cookie settings or you click "Accept" below then you are consenting to this.

Close